主页 > 专题 >

影视剧版权,10年涨了2000多倍

时间:2015-07-25 12:00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2006年,上证指数最低时只有1100多点;今年一度冲破5000点,涨了接近5倍。有人感叹,要是在10年前最低时买入,现在卖出,那该多疯狂啊!
 
别急!还有比股市更疯狂的故事,那就是影视剧的新媒体版权。
 
2006年,电视剧《武林外传》的新媒体版权,80集一共卖了10万元,平均每集1250元;而今年的《芈月传》、《虎妈猫爸》等剧,已经接近200万一集,年内有望突破300万,10年间涨了2000倍都不止。
 
电影方面,2008年冯小刚执导的《非诚勿扰》,新媒体版权不到100万;2014年底,吴宇森执导的《太平轮》上下部已经卖到5000万,平均每部2500万,成龙主演的《天将雄师》则高达3000多万,年内单部电影的新媒体版权或再创新高,7年涨了大约30余倍。
 
还在为没买股票后悔吗?
 
背景
 
450亿盗版市场消失殆尽
 
2014年,中国电影的总票房为296.39亿人民币,创历史之最;但这个成绩并不值得过于欢腾,因为早在好几年之前,中国影视剧盗版DVD的年产值就已经高达450亿以上。
 
国内最大的影视版权集成商华视网聚的高级副总裁张明说,时势造英雄,这几年国家大力打击盗版、扶持正版,同时民众的经济实力和正版意识也逐渐提升,这给新媒体版权产业带来巨大机会。比如他所在的华视网聚公司2010年初才成立,专注于影视剧新媒体版权的购买和分销,目前已经做到影视剧版权国内前茅,公司年销售额十几亿,创造了真正的财富神话。
 
而华视网聚崛起的背后,正是盗版产业的坠崖式下滑。“现在你上街转转,还能看到几家盗版音像店?10几年前北京满大街都是。”张明笑言:“反正我身边人当中,现在已经没什么人还在看光盘了。”
 
2014年,中国的影视剧盗版DVD市场还剩多少年产值?没人做过准确统计,也已经不太引人关注。尽管还没绝迹,但可以肯定的是,随着民众收入和正版意识的进一步提高,盗版市场即将消失殆尽,450亿的年产值正式成为过去。
电视剧版权10年上涨了2000多倍
 
2006年,被业内人士称为视频网站的“元年”。
 
张明回忆说,其实早在2002年左右就已经有影视剧新媒体版权的概念,但那个时候它还是作为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增值服务出现,比较少见:“2005年视频网站开始建立,土豆是第一个,我记得2006年一下子增长为300多个。”而这些视频网站建立之后,他们或多或少会购买一些影视剧的新媒体版权,以充实自己的平台。
 
2007年底,当时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(现为“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”)和国家信息产业部联合颁发了“第56号令”,要求视频网站播放的所有节目内容都要有正规版权。“整个行业一下子就变了,然后2009年之后迎来大发展,正版开始受到疯抢。”
 
而正版受到疯抢的必然结果,就是影视剧新媒体版权的“火箭式蹿升”。有关这一点,华视网聚的副总经理胡轶俊如数家珍:“我给你举个例子,比如2006年第一部有新媒体版权标价的电视剧叫《武林外传》,80集一共卖了10万,平均每集1250元;后来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是2万块一集;到了2010年,新四大名著《西游记》、《红楼梦》(旧版 新版)、《水浒》等,已经到了10万或20万一集;2011年、2012年之后开始超过百万,比如《大丈夫》和《一仆二主》等;最近两年卖得比较贵的《红高粱》、《芈月传》、《虎妈猫爸》等,基本上已接近200万一集,年内极有可能出现300万一集的。”
 
从80集10万到300万一集,不到10年,电视剧的新媒体版权暴涨了2000多倍,绝对骇人听闻。
电影《太平轮》上下集已卖到5000万
 
2014年底,吴宇森执导的战争巨制《太平轮》动用了黄晓明、金城武、宋慧乔、长泽雅美等全亚洲24位一线明星,其新媒体版权上下两部加起来卖了5000万,创历史之最。而5000万是个什么概念呢,它大约相当于1.5亿票房;因为一部电影的票房经过上交税收和专项基金,再扣除掉院线、影院和发行方的分成,最后落到投资方手里的只有30%多,5000万版权就相当于1.5亿票房。
 
除了《太平轮》,成龙的《天将雄师》新媒体版权超过了3000万,创单片之最;陈坤和李冰冰主演的《钟馗伏魔》也接近3000万;就连进口片《超体》也到了千万左右——进口片相对比较便宜。
 
上述影片的买家都是华视网聚,张明说,去年公司光花在电影新媒体版权这一块儿的钱,就已经将近5亿,相当于为中国贡献了15亿多票房。
 
张明预测,今年电影的新媒体版权有可能单片达到4000万的,而4000万就相当于1.2亿票房。不少电影即便到影院公映,总票房才几千万甚至几百万呢,一个新媒体版权居然可以卖到这么高。
 
另据张明透露,华视网剧去年一共买了90多部电影的新媒体版权,这还只是在国内公映过的,约占整个市场总额的30%-40%。今年,公司计划要做到市场总额的50%,金额超过10亿元;中国影视新媒体版权的市场总额至少可以达到200亿元。
 
原因
 
视频网站付费用户暴增,内容需求变大
 
影视剧新媒体版权暴涨的原因,除了国家对盗版的大力打击,更重要的还在于腾讯视频、优土和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飞速成长,近年他们的付费用户正在暴增,从而带来了大量的内容需求,而且是优质的内容需求。
 
“可能还不是百分之百的问题,而是百分之几百的增长速度。”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透露称,目前不但视频用户的数量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,他们对高品质内容的追求也在变得越来越高:“随着电影市场环境的改善,中国将来一定会有一个庞大的付费群体,需要通过网络观看高品质的正版电影以及其它类型的作品。”
 
爱奇艺影业总裁李岩松也证实称,这个增长率确实是高达百分之好几百。而6月16日当天,爱奇艺恰好公布了它目前的付费用户总量,已经超过500万,实现了里程碑式的增长;腾讯视频的付费用户目前也有好几百万。而如果保持最近两年的增长速度,它们的付费用户将迅速冲破千万甚至达到好几千万。
 
好几千万是一个什么概念呢?最近几年国产片观众人次最高的是《人再囧途之泰囧》,超过4000万。亚洲第一大院线万达院线全国的会员数也才4000多万。当一个视频网站的付费用户达到数千万的时候,它基本就具有了呼风唤雨的能力;这可能就是短短几年后的事情。
网络播放与影院和电视台同步成为可能
 
在影视剧网络版权越飙越高的情况下,一些业内人士提出了大胆设想:让网络播放与影院或电视台同步。
 
以固有思维看,这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,因为影院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得票房、电视台为了拿到更高的收视率,他们一定会联合向影视剧的出品方施压,拒绝这样的事情发生。但反过来,出品方也需要将利益最大化,只要有更高的利润,就一定会有人愿意尝试,即便成为“先驱”也在所不惜。
 
于是今年三月,香港知名导演王晶与爱奇艺影业一口气签了6部电影的合约,其中首部为《淘得有情人》;这6部电影将在影院和网络上同步播放,开历史先河。
 
既然都签约了,肯定会执行。不过站在院线和影院的角度,这是一件比较可怕的事情,因为如果影院和网络同步上映,就意味着前者会损失很大一部分观众,尤其是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这样的大城市,交通拥堵,出去看一场电影经常需要花费好几个小时,加上票价又贵;而观众如果自己在家里上网就可以看到,不但节省了交通成本(包括路费和时间),还省了大部分票价,何乐而不为呢?
 
但张明提出了另一种看法。他认为影院和网络不是“你死我活”的关系,而是“共生共荣”的关系。网络的同步影片宣传拉动了全国观众的观影热情,会把关注这部影片的受众人群整体规模放大。而观众到底是走进影院还是通过新媒体消费,拼的是电影本身的硬实力,而不是靠资源垄断夺来的。中国年生产200~300部影片,哪怕是每周走进影院观看一部的电影发烧友,一年不过看了50部。剩余的一两百部影片还是依靠新媒体传播消费的。
 
网络与影院同步发行,还会给片方带来更大的收益空间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假如《太平轮》下集在影院和网络同步播放,也许影院会损失10万观众,平均票价按45元计算,一共才损失450万元,片方拿到票房的1/3,损失额度为150万元。相反,该片在同步播放的情况下,网络那头可能会增加1000万观众,付费观看就算1元1次,加起来也有1000万。
 
对于片方来说,选择哪种方式更划算是显而易见的事情。但影院不同意怎么办?可以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票房分成。这样片方在影院这边可能损失了1%的观众,但在网络那边可能会得到100%甚至更高的补偿,当然合算。
 
有关这一点,今年6月举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,来自腾讯公司、阿里巴巴、爱奇艺、优土等互联网企业的巨头们达成了共识,就连来自院线的人也表示赞同。万达文化集团的副总裁叶宁说:“其实这是一个特别简单的商业逻辑,决定权在片方(版权方)手里:如果有一天片方通过网络放映得到的回报比票房还高,那为什么不(同步放映)呢?”
影视剧找到票房之外的“第二条活路”
 
据美国电影协会中国区总裁冯伟透露,在美国本土,票房往往只占一部电影总收入的30%左右,其余70%主要靠DVD售卖和租赁、电视网络版权以及副产品开发等其它渠道;像迪斯尼这样的娱乐巨头,每年靠电影获得的利润其实只占其总利润的10%多一点。而在中国市场,一部影片成本的回收90%以上都靠票房,风险巨大——只要票房失利就血本无归,而新媒体版权的暴涨,让一些影视剧找到了票房之外的“第二条活路”。
 
今年年初陈坤和李冰冰主演的《钟馗伏魔》国内票房4亿多,总的观众人次其实也就1000多万(目前中国电影的平均票价接近40元)。该片投资人安晓芬说,有一次她意外发现该片在腾讯视频上的点击率是7000多万人次:“如果每次5元,哪得是多少钱?”
 
更关键的是,张明认为影院观众和网络观众虽然有重合,但主要还是两拨不同的人:“喜欢去影院看电影的观众,他还是会选择去影院看,比如年轻情侣;还有那种主打视觉的超级大片,更多人肯定还是选择去影院观看。”而本来就不打算去影院观看的观众,如果他们也有机会第一时间看到新片,不少人肯定会愿意尝试。虽然每个人花费不多,但加起来数额巨大:“这些钱片方又可以拿过来投入到他的下一部电影中去,把质量做得更高,形成良性循环,从而把整个中国电影产业的蛋糕做大。”
 
同样的道理,新媒体影视可以采取同样的传播和发行模式,让网络电影、网剧实现营收和传播的双丰收,甚至可以反向输出给影院、电视台。基于网络用户庞大的规模基数,以及成型的在线付费渠道,针对新媒体终端的专属内容发行模式——“数字发行”的时代已然悄悄到来了。数字发行将成为继院线发行、电视台发行之后的第三大发行模式,将在未来引领3000亿~5000亿的国内产值。
 
隐忧
 
价格失控可能整个行业带来伤害
 
影视剧新媒体版权的飙升,对片方来说当然求之不得,但这种现象也存在隐忧,那就是版权越来越高有些失控,给片方以外的其他各方带来灾难。
 
华视网聚副总裁林鉴举例说,比如业内某公司买了一部剧,70万一集买的,结果分销的时候每集只收回来35万。一共40集,每集亏了35万:“一部剧就亏了1400万,再买就很慎重了。”
 
而除了上述这家公司,其实国内各大视频网站,大部分目前都还处于“烧钱”阶段,几千万上亿地买了大量影视剧的新媒体版权之后,一年半载并不能收回成本。这就需要公司有巨大的资金体量和抗风险能力,否则将万劫不复。而一旦大量版权公司都入不敷出,将对整个行业产生伤害。
 
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,各大视频网站的负责人也都对此忧心忡忡,甚至叫苦不迭,认为目前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合理范围。“一部投资3000万的电影,版权动不动就敢叫到3000万。”爱奇艺影业总裁李岩松笑言,这种行为多少有点荒唐。
 
重压之下,行业聚变已经在悄悄发生。以电视剧领域为例,一部大戏往往200万、300万一集,30集就是6000万—9000万,足够他们另起炉灶自己去拍一部全新的剧了;电影的新媒体版权单片直奔4000万,也可以拍一部全新的中等成本电影了。也正因为如此,最近两年不少视频网站自己开始投资拍摄网剧,并将触角伸进了电影投资领域。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